6月 3日 // 20:30

ISBELLS [比利时]——专辑《STOALIN》嘉宾:吴卓玲

“我不会回到我已经感知到的世界。” Gaëtan Vandewoude在Isbells的新专辑里这样唱道。这样的表达非常传神地表达出了这位音乐人所处的状态。毕竟,你最不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在一张成功的处女专辑后,再次重复你自己。“我并不是一个技巧纯属的歌唱家,我也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多么出类拔萃的音乐家。”这位来自比利时的音乐人谦虚地说。“但是作为一个唱作人,我在不断地成长,当我听Bob Dylan或者Bon Iver时,我意识到,那样他们所呈现出来的纯粹的音乐形态,正是我想要追求的。”

Isbells是Gaëtan Vandewoude的个人项目,他的第一张个人同名专辑于2009年发行,顿时技惊四座。其中的两首单曲《As Long As it Takes》和《Reunite》在比利时获得了黄金销量,并且通过电波,传到了世界各地,著名的英国电台DJ,像BBC的 Zane Low,Rob De Bank,Magic AM的Trevor Thomas都非常倾心于这张专辑。唱片在德国,荷兰,奥地利,瑞士发行,甚至在澳大利亚和日本都受到了巨大的欢迎。乘着这股潮流,Isbells在之后的一年半,进行了140场不间断的巡演,并参加了一些像荷兰的EuroSonic,英国的The Great Escape这样非常有声望的音乐节。

在这位音乐人的第二张专辑《Stoalin》里,Vandewoude制作出的声场更加广阔,那种神奇舒缓的聆听过程依旧保留,这张民谣摇滚专辑呈现出了一种有序的,令人沉醉和迷思的空灵感,和着那种入耳的旋律和充沛包含深情的人声,制造出了惊人的和谐。像很多他的前辈一样,Isbells在自己靠近乡野的录音室里录制了这张专辑,秉承着《Less is more》的审美,他开始自己的音乐实验。他的安静的,善解人意的歌声和原音吉他唱出了属于内心的声音。大多数歌曲都由班卓琴,管风琴,小号,不同种类的打击乐器构成,合声则是嗓音优美的 Chantal Acda完成。

专辑刚入耳时,《almost flamenco》动人的吉他旋律让人心中一颤,接下来《Elation》里的童声合唱和《Erase and Detach》奇怪却令人动容的管弦乐结尾也同样出彩。“当我写这首歌的时候,我知道我想让它像火山一样喷发出来。” Gaëtan Vandewoude这样解释到,“如果我告诉你我们用了多少条声道,叠了多少层不同的乐器声音,我确定你永远都不会相信我们。”

Gaëtan Vandewoude是在西班牙的一座山脚下的小房子里开始录制新专辑的这些歌曲的。他在自己的卧室里开始了工作,并开始在这些歌曲里放置自己录制的一些来自自然的声音:车驶过的声音,雨滴降落的声音,夜半的狗叫,“我觉得我混录这样专辑的时候,就可以拜托这些声音,但是我做不到放弃它们,对我来说,它们是一个整体,在我所呈现的画面之中。”

专辑《Stoalin》实际上把 Isbells的小宇宙发挥到了极致。《Elation》和《Baskin》这些歌曲大概是他出道以后最无忧无虑的像小调一样轻松的作品了。“但是它们并不失性格“,他强调,“找到生命中那些令人幸福和愉悦的瞬间,是我作为一个唱作人很重要的能力。”其他的作品则听起来有一些黑暗和小报复在里面,比如《Falling In and Out》里的“多希望能刺伤你的心,让你万劫不复”或者《Heart Attacks》里的“我希望你走或者死,真是再也不想见到你”,这些有点刻薄和残酷的歌词和温柔轻松的曲调完全不成正比。“这次的专辑有一些压抑着的愤怒,录音的过程中我经常问自己:我真的能唱这种消极和报复的歌曲吗?结果,它出来了,就证明我可以。这些就是在我生活中真正发生的事情,我要对这种破碎的关系真诚。对我来说,写歌会让我一直保持清醒,每做一张专辑,我就更了解自己一点。”

这张专辑还有一部分是在表达那种深陷感情关系中的无奈:精神崩溃,欲望得不到渲泄,那些无法言说的伤感和失落,或者心灵得到清净和升华。也许专辑结尾处的声明并不是一个巧合:“到时候了,让我们找一条新路吧。”

所以Isbells会大胆地去走没人走过的路吗?让我们等着瞧吧。作为开始,这位才华横溢的音乐人将要在五月踏上中国巡演的路程。“我们对这次巡演有什么高的期待?什么都没有。” Gaëtan Vandewoude笑了,“这是一次有史以来最令人激动的冒险,所以对我来说,就是直接上路,别的不用多说了。”

乐队官网:www.isbells.be

音乐试听:

豆瓣小站:http://site.douban.com/isbells

虾米:http://www.xiami.com/artist/66676

吴卓玲曾在学生时代学琴习鼓,先后参加并组建过几支校园乐队,也从此开始了音乐创作。2000年她离家迁居北京,一年后创建了“星期三旅行”乐队(Wednesday’s Trip),担任其主唱兼吉它手,并参演首届“迷笛音乐节”。经过一轮反响不凡的巡演之后,该乐队于2003年签约摩登天空唱片旗下Badhead厂牌,于2005年发行了被誉为中国首张dream-pop的专辑《Secret Mission》(秘密任务),获得“百事音乐风云榜”年度最佳新人提名。

但此时吴卓玲已离开乐队,远赴西藏开始了约三年的游历和旅居生涯。在此期间她翻译了经典儿童著作《小熊维尼》系列丛书,而后又开始创作民谣作品。2006年她策划并协助摩登天空唱片公司在西藏实地采集录制了《根源中国-西藏》双张原生态唱片。

2007年吴卓玲返回北京,以个人名义参加首届”摩登天空音乐节”,以清新舒缓的民谣曲风和简练自然的叙事手法取代了她早期迷幻阴冷的Trip-hop路线。同年底她为许思贤(台湾)执导的多媒体试验话剧《一千三百万个单身浴缸》担任现场配乐演员,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实验小剧场进行了为时1个月的不间断表演。

2008年初吴卓玲与上海音乐人苏勇组建了实验性组合“A-Z”,一同创作了首张专辑《然后》。该组合于2008年秋季签约摩登天空唱片公司,专辑《然后》于2009年2月正式发行。录制完《然后》,吴卓玲又前往南京,将自己的民谣作品整理并录制成一张专辑《幽浮》(Distant Fragments)。之后她返回故乡成都定居,开始了音乐创作的新尝试,很快又完成了一系列原声和电子相融合的短小精致作品。2008年秋她携新作再次出演“摩登天空音乐节”,赢得了歌迷和评论界的赞誉。

2009年2月,吴卓玲应邀为瑞典著名民谣创作歌手Jose Gonzales担任中国巡演的开场嘉宾。分别在北京“愚公移山”俱乐部和上海儿童艺术小剧场奉献出了精彩的现场。随后她与苏勇依次在上海,成都和杭州展开了“A-Z”首张专辑《然后》的巡演。吴卓玲在这一年还忙里偷闲,与荷兰混合媒体设计师Youecho通过网络展开合作,成立了组合Youecho vs Zhuoling。二人共同完成的2首作品被用作音乐短片《You Echo The Hills》的配乐,已于2009年3月在荷兰发行。2009年5月吴卓玲以个人名义参演首届“草莓音乐节”。

2009年7月,吴卓玲独立制作完成个人新作集锦《是否这就能消除掉距离》,并随即进行了一轮夏季南方巡演,途经诸多从未涉足之地,赢得了诸多歌迷。同年8月,Youecho vs Zhuoling创作的7首曲子在荷兰Groningen举办的Noorderzon 2009音乐节上亮相。10月Youecho vs Zhuoling首度在中国举办2场演出。11月吴卓玲再度上路,在香港和华南诸城市展开了题为“就这样继续”的秋冬季巡演。

2010年5月吴卓玲先后参演热波(成都)和草莓(西安)音乐节。而后签约“树音乐”。7月则应邀参加了云南抚仙湖音乐节和“民谣在路上”(成都站)的演出。8月至9月期间吴卓玲远赴荷兰与Youecho一道进行了首轮欧洲巡演,首次将自己的音乐的歌声带到了全新的大陆。10月她又先后在济南,南京和上海等地参演了大型户外音乐节和举办小型的不插电现场。同年底她的早期民谣作品集《幽浮》已完成待发行。

主办方:new noise(http://site.douban.com/newnoise

视频链接:

isbells: illusion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k0NzQwOTI4.html

Isbells: Illusion MV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k0MDAzMDg0.html

isbells: summer
  • 起始时间: 20:30
  • 门票: 60元
  • 订阅我们的邮件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