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3日 // 21:00

「人间世上唱道情」秘密后院2016年巡演

8-3_web

泠泠七弦上

静听松风寒

古调虽自爱

今人多不弹

 

【人间世】2015年专辑

 

取庄子意,无用之用,虚以待物,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谱歌十二曲,《黍离》《凤兮》,叹道之衰;《月殇》《沧海》,借朗月清风,于喧嚷世间明见自己。

 

【道情】2016年专辑

 

道家所唱者,飞御天表,游览太虚,俯视八纮,志在冲漠之上,寄傲宇宙之间,慨古惑今,有乐道徜徉之情,故曰“道情”。

——明朱权《太和正音谱》之《词林须知》

 

道情谓拯溺之情,由道心而发者。

——元刘履编《风雅翼》卷六《观丘壑美》

 

道家唱情,僧家唱性,儒家唱理。

——明陶宗仪《南村辍耕录》卷二十七《燕南芝庵先生唱论》

 

【秘密后院】

 

蛰伏广州,极具中国传统人文情怀的独立乐队。以民谣为基,道情为意,致力生命自身观照。

“可以这样描述秘密后院的美学:仰首看天,俯首见地,即身人间,大道流转。如鱼游如鸟飞,动心即是词,有感便是歌。”

 

乐队成员

 

匡笑余:主唱/木吉他

邹广超:木吉他/秦琴/中阮/三弦

佘立宇:古琴/大提琴

哓哓:箫/帮腔

乌鸦:鼓/打击乐/和声

贩贩:口琴/女声/演出投影

 

出版专辑

 

2016 道情(乙未卷)

2015 人间世

2014 后院的秘密 x 静(双专辑再版)

2013 弟子归

2012 一念(摄影 x 音乐跨界合作)

2012 神游:李叔同先生乐歌小唱集

2009 江湖边

2008 去年夏天

2008 诸子列传

2007 静

2006 后院的秘密

 

【对话】

 

澎湃新闻:你们的音乐一直很抽象,古诗也可以讲故事,有很具象的东西,为什么你们选择很抽象的表达?

 

匡笑余:这可能源于自己心里对某种深渺玄高的企望,而不是计较于对现象的叙述。没想过要人懂不懂,钟情的是自己做这件事的本心——何况窃以为也不十分难懂啊。就平时个人读诗时候的喜好而言,我也实在并不喜欢那些关注当下的。得容许有人的心在红尘之外。

 

澎湃新闻:中国的传统文化很广博,你们在歌里唱的,你觉得是哪一部分,是多大的一部分?中国文化里也有很多草根又强韧好玩的东西,你们会入歌吗?会不会觉得自己有点太严肃了?

匡笑余:后院所歌应该是汉家,汉家里的道家,有多大一部分呢?不好说,毕竟“道日用而不知”久矣。我们在日常里好玩,在音乐里玩好。草根强韧的有别人在玩,就已够了。我们从不觉得自己严肃啊,一个个活泼得很,只是在音乐里认真罢了。若说严肃,可以是我们在用音乐严肃地成全自己。

 

澎湃新闻: “不说此生话,只言三世情”,可是你并没有活那么久啊,对古代的想象毕竟只是想象。会不会想着想着,突然就觉得其实是自己在重新造一个虚幻的世界?

 

匡笑余:三世,只是一个大的时间概念,就是《人间世》之“世”。“想象”和“重造虚幻世界”都是文学家的事,于我则是“其请甚真,其中有信”。简单说就是我们都需要跳出时空外,以一种旁观的眼重新注视自己。如《月殇》最后一句“谁在飘渺的云上,看此身是非累累”。

 

澎湃新闻:现在巡演还会不会去北方,对北方有没有期待?北方在你看来仍然只是金戈铁马吗?

 

匡笑余:一直不拒绝北方啊,只是北方太远,后院本身籍籍无名,需要考虑成本而已。金戈铁马是留存在诗词里的北方,已然久远,邈不可忆。

  • 起始时间: 21:00
  • 门票: 120元(现场)/ 100元(预售 | 数量有限,售完即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