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2日 // 21:00

赤瞳音乐主办:
昏鸦[台湾]
「一切不灭定律」新专辑内地巡回北京站
嘉宾: SNAPLINE

2009年主唱军旅生涯结束后,偶然得到一位香港朋友离去前,留下的⼀把Epiphone电吉它,虽然几乎不懂弹奏,但那曾经的摇滚梦,让他毅然决然地与三位好友组建了昏鸦乐团。当时,除了吉他手俊杰已在乐团圈跑过一阵时期外,其余团员皆属于影像世界的工作者,乐器上的技巧,都不足以能够在音乐上有充足的表现,因此他们改从自己熟悉的影像领域挖掘独特的编曲型式,将卡霍、贾木许的冷冽风格配以Bauhaus、Einstürzende Neubauten等后朋工业曲风,慢慢的堆筑出脑海内的音乐画面。再加上主唱热爱的古典存在主义文学及奇异恋曲,大量的赋予音乐故事性,终于有了第一代 昏鸦的雏形。

初代昏鸦在春呐演出结束不久后,便进行了第一次的团员改组,贝斯手阿洛离去后,改由鼓手杰霖接替贝斯部份,并力邀心电乐的鬼才易修担纲鼓手之位,其爆冲的鼓姿 及歇斯底里的个性,为昏鸦带来了奠定性的诡谲气质。音乐编曲上也终于称得完整,乐团开始能真正的在各Livehouse演出。但缘份总有各种可能,2011年九月吉他手俊杰离去,乐团不得不临时以三人unplugged方式,在The Wall演出,却阴错阳差让乐团意外地发现自己音乐的原始面貌。在决定大量更改重新编曲时,主唱因当时异常的迷恋古老东方宇宙观,也向往着竹林七贤的神秘优雅,因此一口气找了大酷、灰雁, 大宽及神秘人,组成了七人大编制乐队,昏鸦正式成形。

自诩为现代竹林七贤的新昏鸦组建完毕后,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边表演边寻找新的昏鸦定义。主唱找出属于自己的演唱方式,佐以大酷浩荡的东方吉他乐音,易修杀手般鼓点,灰雁阴郁的小提琴点缀,神秘人温暖的手风琴,杰霖稳重的贝斯,大宽鬼影般的舞步,慢慢的堆砌出昏鸦的风格,在非比寻常的拮据情况下,2012年11月录制完成第一张专辑《寓⾔式的深黑色风景》,并在2013年4月靠众多朋友们拍MV的情形下努力的独立发行。

易修杀手般鼓点,灰雁阴郁的小提琴点缀,神秘人温暖的手风琴,杰霖稳重的贝斯,大宽鬼影般的舞步,慢慢的堆砌出昏鸦的风格,在非比寻常的拮据情况下,2012年11月录制完成第一张专辑《寓⾔式的深黑色风景》,并在2013年4月靠众多朋友们拍MV的情形下努力的独立发行。

两年过去,来到2015年,寓言不灭,反而更加真实。

现代七贤仍在,花了一年写曲,再花了一年炼歌。再次见到乐团主脑李中立,他已是剪去长发,一手抱着小男孩的父亲。这一次,他又是弹奏又是清晰地唱:“嘿嘿 嘿嘿嘿你难道忘记了,那每一瞬间都是一趟旅程的起点。”会说故事的词曲依旧,你听见新加入的管乐与percussion,也听见不拗口却意境悠长的歌词,惊艳这支后庞乐团音乐性更加精准丰富,也惊叹他们拨开深黑色风景,献上童书般概念完整的专辑。

或许可以说,这是一位才气父亲伙同好哥儿们,留给下一世代,浪漫却不死甜的情歌。也可以说,这一切其实是必然—乐团的成长、生活的转动、新生命的诞生……基于质能守恒,就这样永远改变却也永恒存在,这就是,《一切不灭定律》。

SNAPLINE
粉笔线乐队是一支几近分崩离析的乐队,原因在于乐队成员观念和想法上的激烈矛盾。也正是如此,他们发出了极度不协调的声音,就像患有跳舞恐惧症的人们都爱上了Disco一样,不能自圆其说。只有不停的以僵硬的动作改变身体的姿势才能在瓦解的边缘上找到平衡,而这种平衡在它认为是最美的,在粉笔线上跳舞。

  • 起始时间: 21:00
  • 门票: 80元(现场)/ 60元(预售)
Find out more about 豆瓣预售
Find out more about 秀动预售
Find out more about 大麦预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