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2日 // 20:00

芬兰民谣金属名团KORPIKLAANI中国巡演北京站

1993年,芬兰民谣金属名团KORPIKLAANI(森林一族)由吉他手兼主唱Jonne Järvelä以SHAMAANI DUO为名组建,1996年更名为SHAMAN(萨满)。2002年,他们放弃键盘和芬兰民族哼唱唱法(Joik),增加金属成分,同时更名为KORPIKLAANI。在他们以快乐的欧洲民族音乐打底的音乐里,电吉它、小提琴、木管乐器、手风琴、芬兰民族弦乐器jouhikko、非洲鼓djembé等等齐齐上阵,成为追求自然、爱好乡间聚会的现代人们在篝火旁喝啤酒、听北欧乡间轶事的绝好伴奏。

KORPIKLAANI的歌词关于自然、历史、民间聚会(当然还有豪饮啤酒!),首张专辑用的还只是英语歌词,后来则越来越民族化,增加芬兰语的使用。例如2007年的《老树桩(Tervaskanto)》、2008年的《森林王(Korven Kuningas)》、2009年的《聚会(Karkelo)》、2011年的《敬拜芬兰雷神Ukko的仪式(Ukon Wacka)》,再到2012年8月3日基于芬兰史诗《卡勒瓦拉(Kalevala)》的第十六篇诗歌创作的第八张专辑《冥界(Manala)》找到一种另类的平衡——普通版使用芬兰语演唱,特别的digi版则附带一张英语歌词的CD。

2003年,KORPIKLAANI发表首张专辑《森林精灵(Spirit of the Forest)》,波尔卡的影响清晰可见。来自芬兰巨魔FINNTROLL的鼓手Beast Dominator(兽王,真名Samuel Ruotsalainen)在这张唱片里司鼓——由此可以见到FINNTROLL对KORPIKLAANI乐风转变的影响。其实两支乐团关系很密切,例如Jonne Järvelä也在FINNTROLL的2001年第二张专辑《狩猎季(Jaktens Tid)》的标题曲里助阵哼唱唱法。

从睡地板、睡浴缸的早期艰难时日,到2006年参加德国瓦肯音乐节、2009年首次美国巡演,之后还有南美巡演……KORPIKLAANI的几位大汉从2003年起半工半演,保持着接近一年一张的平均发片速度,的确让人叹为观止。

2011年第七张专辑《敬拜芬兰雷神Ukko的仪式》标题是“古时的异教仪式,尤其是会喝大量啤酒。就像从标题上看出的,这张专辑有一种古时的民族感觉,完全用芬兰语演唱。”——Jonne Järvelä解释。
但是,乐团也没有忘记自己的乐迷——这张专辑里有一首开怀痛饮的“Tequila(龙舌兰)”,献给乐团的南美乐迷:“我们到了墨西哥 / 我们的生活就是龙舌兰”。但是同年9月,小提琴手Hittavainen因健康原因离队(不知道是不是和酒精有关),接替他的是民族音乐硕士,SHAMANVIOLIN计划的创建者Tuomas Rounakari。

2012年的第八张专辑《冥界》则是一张基于芬兰史诗《卡莱瓦拉(Kalevala)》的第十六篇诗歌创作为英语和芬兰语歌词的双CD。其中第七首改编芬兰民族舞曲“Ievan Polkka(伊娃的波尔卡)”: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M1ODI4MDYw.html>
该曲目曾被日本虚拟偶像初音未来翻唱——国内昵称为“甩葱歌”(虽然视频开始已打出“Ievan Polkka”):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A2MTUwODQw.html 所以,现场时要说这是“伊娃的波尔卡”,千万别说是甩葱歌,否则森林一族一定会把你拉过去,狠狠灌上一桶啤酒!

主办:摩登天空,吉他中国,华人摇滚
执行:龙啸堂

吉他中国咨询电话:010-84037131

http://www.guitarchina.com/korpiklaani/

在线购票:http://yugongyishantickets.taobao.com

  • 起始时间: 20:00
  • 门票: 580元(VIP | 签名 + 合影 + 海报 | 限50人)/ 300元(现场)/ 220元(预售 | 数量有限售完为止)